國際中功總會
American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House

網友文集 -> Melody文集
 
芦笛:论做男人更难
 
呵呵/唐夫

Action Speaks Louder Than Words.
真的生活,我会发掘很多乐趣。文字是文字,吃穿住行,言谈举止,旅游运动等等,乐趣横生于我。谁和我在一块都不失哈哈大笑。你小看唐夫也。


當別人正在傷感之時,你只在意自己予人的形象,卻不在意她人的處境,呵呵...?

************************************************************

芦笛:论做男人更难


某电影女明星居然颠倒是非,说什么“做女人更难”。其实,谁都知道,男人就是“难人”,天下再没有谁像我们广大难同胞一样,过的是苦水拌黄连的日子了。

请问:你见过男人哭么?哭是女人的女人特权,是被你们垄断了的WMD。不管你们如何胡作非为,倒行逆施,也不管我们如何苦大仇深,理直气壮,每当我们忍无可忍,揭竿而起之时,每次都势如破竹,胜利就在眼前,但只要万恶的女人使出这法宝来,我们就立刻功亏一篑,全线崩溃,只好竖起降旗来。男人奋斗求解放,战鼓连年起四方,只因为,女人,眼泪四股四股地淌,有多少,暴动的英雄,怒目苍天,空怀壮志,饮─恨─亡!

请问:你见过女人讲理么?但凡女人和我们吵架之日,就是冤狱遍于家中之时。你们根本不是要和我们开展说理斗争,更不是要辨明大是大非,客观查明到底是谁的过错,而是要打我们的态度,要我们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从精神上彻底摧垮我们的抗暴意志,死心塌地认定你们的权威不可挑战,顽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只有一遍又一遍地沉痛检查,才有希望获得女人的宽大处理。有哪一次双方冲突不是以我方沉痛认罪告终的?本恐女症元老患者致力于革命凡四十年,无论是在家内家外,我还从来没见过有哪个难同志赢过一次!一个人认点错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只认错,不让对方认错,这才是最难最难的阿!这种唾面自干的圣人修养,你们有么?你们还有什么不满的?!

请问:你见过男人开忆苦会么?女人们只要有点小小的不遂心,立刻就要回家来跟男人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张三小气,李四喜欢穿俗不可耐的衣服还自以为风雅,王五她老公瞒着她在外追欢寻乐她还一无所知,赵六昨天损了她一句,气得她一夜没睡好觉……全TMD无聊琐碎到提不起的P事,可男人哪怕累得腰酸背疼,一心只想耳根清静地看看电视上的足球赛,还得打点起12分精神,作出饶有兴趣、全身心投入的高度关注状来问长问短。弄到后来,男人对女人的人事关系了如指掌,简直比熟悉自己的同事还要熟悉那些无聊人等,而女人对男人在干什么、愁什么根本也就一无所知,是不是?

反过来,男人哪怕遇到天大的难处,远远超出自己主观能力的严重危机,都只会牙齿打掉了和血默默地吞下去,第一不会去跟女人嚷嚷,第二懒得跟女人解释那些本来就难得说清的难处,只会坐在那儿看着天花板,沉重地想自己的心事,默默地、偷偷地、悄悄地发呆,发愁,发狂。偏偏这种时候女人还丝毫不知起码的革命人道主义,不知道此时最好的关怀就是leave the slave alone,不是拿那些琐碎P事折腾得男人几乎发疯,就是故作关切状,逼着男人开口说他根本不想说的烦心事,当真是雪上加霜,两路夹攻才能打得赢。最后男人忍无可忍,咆哮一声怒发如狂,女人反觉好心不得好报,又是委屈又是伤心,眼泪再度四股四股地淌,使得男人顿时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乃是天下第一不知好歹的禽兽,当然只好再度沉痛认罪,并自动放逐到客厅里去。于是攘外既不可得,安内更无希望,当真是四处火起,八方冒烟,穷于应对,焦头烂额。

请问:你见过自觉配不上对方的女人么?“成功”从来只是男人的天职,是男人们与生俱来的道德责任,男人的成功只会让女人心花怒放,女人的成功却使男人相形见绌,自惭形秽,无地自容。这世上只有陷入所谓“中年危机”的男人,却从未见过女人产生性关系之外的失败感。男人自杀多是因为事业上的失败,女人自杀则100个里有99.9个是因为失恋。这与生俱来的GP“事业抱负”乃是男人自愿扛上的沉重的十字架,是男人从孩提时代就被全社会合力强行戴上去的耶稣的荆棘之冠,它压断了男人那脆弱的脊梁,刺得男人血流满面还得硬把那当成是英雄的满脸红光。就这样,咱们一代又一代奋勇作那愚不可及的吃黄连的哑巴。这种滋味,你曾经想象过么?女人们的自怜心理,到底是哪儿来的?!

最混帐的是,所谓“成功”并不光是事业上的成功,并不光包括挣钱养家的本事,甚至也不光是功成名就,出人头地,而是无所不包的wholesale,不但要变得important,而且决不能impotent(无能),这才能够能者无所不能。否则哪怕就是作了比尔盖茨,也绝对只会是个被人鄙视并无比自卑的可怜虫。女人则根本不会有这种心理负担和由社会强加的行为期待。一个frigid (性冷淡的)的女人被大众颂为圣女,而一个impotent(性无能的)的男人则天生是大众笑柄。没人笑话过了更年期的女人,而这种正常生理过程在男人竟然可以变成一种奇耻大辱!

总而言之,女人所谓“难”,基本只是一种基于自怜的无病呻吟,乃是出于对男人难处的惊人的一无所知而产生的自我中心的典型表现。不把这种反动谬论批倒批臭,则广大男男人们就永无希望从自己和社会强加的桎梏中解放出来。


Home | Freedom Forum | APPAC Forum | Rules | About Us | Links | backend
Copyright © 2008 INTERNATIONAL ZHONG GONG HEADQUARTERS,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