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中功總會
American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House

網友文集 -> Melody文集
 
逍遙
 
原帖網址在
http://www.qingxiang.org/admin/lt/SSBBSRead.asp?id=qx&msg=533
只是,我不確定此"逍遙"是否是彼"逍遙"!
不過,我可以確定此詩絕對是出自慣用簡體書寫的人!


注:逍遥(东海一枭)是浙江籍著名诗人,博览群书,博古通今,创作了大量新旧诗歌;近年来写了大量杂文,谈古论今,针砭时事,精彩绝伦,影响极大。

並轉其文一篇共賞:

                                美好的女人

                                    逍遥


    美好的女人,是一片耀眼的风景,一个迷魂的梦,闪烁在男人迷离的目光中、在现实与幻想交界的远方。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女人与水有着先天的血肉联系。还是红楼梦里贾二弟说得好:女人本身就是水做的。水的清纯、温柔而又坚韧的秉性,时时体现在女人身上。大家都知道水滴水穿石这个成语,形象地说明了,阴柔的力量,往往比阳刚更持久、更强大。温柔,可以招安粗蛮的野性,可以疗治沉重的内伤,可以唤醒沉睡的意志,可以消灭也可以强化火的疯狂,可以平息也可以掀起波涛的汹涌壮烈。“纵埋骨天涯,千里之外,只要你轻轻一声呼唤,我也会挺身而起,昼夜兼程,敲响你寂寞的门”(拙作《情歌十一》)。

    女人,只要外有貌、内有情,就是美好的,就是山水孕育的精华,上帝创造的奇迹。如果再加上思想乃至智慧,必是超绝的尤物,其美妙,远远超语言超想象之外。 无论什么诗、什么画、什么样典雅精妙的艺术,无论怎样的花、怎样的风景、怎样迷魂醉魄的理想,都无法与活生生的女人媲美,更不用提什么金钱、什么权势、什么世俗的喔龊物了。女人,只有女人,才是天地间的大美,才是值得优异的男人牵肠挂肚并去追求、争逐的至爱。 古今中外,多少杰出乃至伟大的男女,为了一个美好的女性,耗精竭虑、出生入死,甚至不惜献呈自己的生命,甚至把一场场大大小小的战争,轻轻挑起。西腊神话中的特洛伊战争,历时十年,伏尸百万,不就是为了一个小美人儿吗?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为博美人一笑;纣王为了妲己,吴王夫差为了西施,弄丢了国家;惹后世道学家正人君子们百般诋毁,老枭倒觉得他们不失男人本色。最可敬的是英王子爱德华,不爱江山爱美人;最可羡的是楚霸王,携着绝代佳人驰骋疆场、纵横天下;最可气的是唐明皇李玄宗,把国家动乱的罪过扔给自己心爱的女人去承担,眼睁睁看着扬贵妃被手下吊死而不敢作声!天壤间怎会有如此混账的男人啊。至于那些道学家伪君子,说什么红颜祸水,简直是无耻之尤!爷儿们自个儿乱七八糟把国家搞乱了,把事情办砸了,却把责任推卸在柔弱的女子身上,简直岂有此理! 美好的女人,也会有混浊、丑陋的一面,也会有虚荣、卑下的时候,但她有能力将这些负面的东东圈拦在小的范围里,绝不让它们恣意泛滥。她会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完善自己,上升,向着那纯净、明朗的星空。

    美好的女人,也会箅计着金钱、仰慕着权势,也会被外面世界五光十色的物质所诱惑,但她最终能够把持住自己,以免世俗的泥沼;美好的女人富有爱的激情和能力,一旦爱上了,便深入骨髓,真诚待之、死生以之,为了爱,奉献一切乃至生命也在所不惜;不象男人,吃着桌上又贪着锅里的,得到了爱情又神驰远处,为金钱呀权力呀事业呀诸如此类的东东神魂颠倒…,为了那些华而不实的、虚幻的光圈,忽略、轻视乃至抛弃手中真正的珍宝。 老枭还是小枭的时候,就错过了一个美慧的女子、一段美好的姻缘。当时,老枭还是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却野心勃勃,一门心思盼着飞天入海,成名成功,被所谓的事业迷得神魂颠倒,对近在身边的幸福视而不见,结果得到的是虚幻的小名和小利,却留下了终生大憾。每每深宵回首,依然柔肠寸断。有诗纪念《错过》:

                        错失青春悔已迟,落花岂有再登枝?
                        当年多少寻常事,抱恨重寻尽是诗。

    译作新诗,就是:已经太迟/当你发现青春 /曾经是那样的美丽/河水怎能倒流/落花如何重上枝头/当年一举步便是千里/而今重回首已是千秋/那春朝那月夜/那睢鸠关关的暗示/那微笑和嗔怨后面/隐藏的秘密……/当时只道是寻常啊/终于醒悟却已经永远的/错过。

    我有一个小老乡,在火热的熔炉里锻炼了几年,为了与首长的千金成亲,干脆利落离异了故乡多年的恋人。在老枭的眼里,那个胖俗粗丑的高干女子,给他故乡的前恋人、一位娇柔窕窈、天生丽质的村姑端洗脚水也不配呀。男人俗起来,不但可恨,而且可耻! 既使是“这人折过那人攀,恩爱一时间”的青楼女子,那些素为正人君子们表面上深恶痛绝的可怜女性,也有她们美好的一面。历史上,青楼出身的著名的、杰出的、流芳千古的女性有多少啊(请参看拙文《名花朵朵耀青楼》)。老枭当年流落天涯,就曾在酒吧里认识了一名陪酒女郎,那温情和风情,深深感动了我。有诗为证:《孤独酒吧》“夜深沉 滚烫的音乐中/魔影乱舞/群芳纷纷变色/注孤寂成满满一杯/是酒呢还是泪/今宵 容我独醉 当背叛 冷漠他/和猜忌/成了世纪末的流行病/些须温馨 便会软化/天涯游子 瘦硬的骨/遂错认陌生的风尘女/为自己的朋友 乃至姐妹”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女人,有女人的美丽、柔情,老枭就对人性充满信心,对人生满怀热爱,不论经受多少坎坷、悲惨多少打击,我的心都不会冷、情就不会枯萎,纵然我老了,白发苍苍,满脸沧桑,我的心头也将百花飘香、青春永驻!

    “多少英雄吾不齿,从今折节拜娥眉”,老枭一向崇尚“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大丈夫豪概,但,在美好的女人面前,容我深深屈膝吧。
 


# 說來奇怪,總覺得這文筆風格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您是不是也有同感?:)
Home | Freedom Forum | APPAC Forum | Rules | About Us | Links | backend
Copyright © 2008 INTERNATIONAL ZHONG GONG HEADQUARTERS,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