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中功總會
American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House

網友文集 -> Melody文集
 
認命
 

感謝您!我就知道您是一個值得信任託付的人!

只不過真正乏人問津的正是我的文字,不是那些轉來的詩文,一生從未想當一個作家,但請相信我絕對是一個職業級的讀者,有絕對的品味與鑑賞力!

猶記得您曾說過當面對人生種種的遺憾時,偶爾得學會認命,時不以為然,因為我一向自負,即使在上帝面前一點兒也不謙卑,可是命運的安排偏偏讓我遇上了詩人,解放了我多年來對文字的壓抑,在我的身上他看到自己年輕時的影子,在他的身上我找尋到父親的烙印印象,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讓我不得不向天認命,上帝曾說過當祂關起一扇窗的同時,也為祂的兒女開啟另一道門!

真是這樣嗎?

我選擇了不再掙扎與抗命,並虛心的接受祂為我安排的一切道路!

-------------------------------------------------------------------------------
<中了埋伏>

算你聰明,知道有埋伏先行轉戰,只是我很納悶為什麼自古至今像十面埋伏那樣的情節,血流如注的永遠是那個為真愛付出的女人,而不是那兩個男人之一呢?而角色若對換,將片中女主角換成男人,將金城武與劉德華變成女人,恐怕結局就不是如此,定是兩女之中必有一傷,這都是天性使然,只能嘆男女大不同!

因為男人始終將女人視為其生命的附屬體,當她不再愛他時,寧親手毀了她也不願別人占有她,哪怕是她曾經對他百般的好,在她還愛著他時沒好好的珍惜,她所有的好將被他視而不見,一律格殺勿論.反過來,當一個男人出軌時,女人多半會選擇攻擊另一個女人,而不是那個朝秦暮楚的男人,甚至於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諒他,您說這是不是很不公平?

只不過,不同的是我不是那種容易被男人打敗的女人,而我也不是會去攻擊另一個女人的人,這是因為對自己有足夠的信心,即便所有條件不是那麼的完美,甚至有著無法改變的殘缺,但我相信"愛"絕對是一個最佳的秘密武器!

還有,片中剛開始那位隨風大俠一直以為章子怡是個會武功的盲女,事實上她一點都不盲...........接上一句話說: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

-------------------------------------------------------------------------------

<水至清則無魚>

唐人李白有詩: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人家小雨是善解且幽默的,硬是被您轉個梗卡在喉頭,我今日就算不當"芙蓉",也會給您一個去雕飾的"天然",並使用最先進的衛星導航科技將您的"地球"轟炸為夷,讓您沒法再"意馬心猿"!

請看以下轉文:

自然景物種類如此龐雜,其表現的美又是如此的變幻不定,但我們在山水中徜徉流覽卻絲毫感覺不到瑣碎和零亂,這是什麼道理呢?關鍵是風景中的一切均是現實的.合理的.自然的,多樣變化要和自然天真(真實)相輔相成,才能真正表現出風景的美,然而全然沒規律做作造成的多樣變化,只能是雜亂無章的一片.

真.善.美三者緊密相連的,自然風景的一切形象都是真實的,它們按照一定的自然規律組合著.表現著,透出一股濃郁的樸素之美.當然,風景中不乏有妙峰巧石.奇松異草.珍禽怪獸,人們在日常生活環境中並不經常見到,但恰恰是這些怪的奇的自然之物,表現出自然造物的規律性,有很高的觀賞價值.如靈隱寺前的飛來峰,浙江東山的風動石,北屼恆山的果老嶺,雖然都很奇特,好像是經歷了特殊的加工,其實是自然的內外力在一定條件下作用的結果.又譬如同樣是松樹,在長白山就長的高大挺拔,而在黃山,卻像一片片伸展出去的手臂橫著生長,形成諸如送客迎客及西虎松等奇美的形態.動物也一樣,南極的企鵝雖然體態臃腫,那蹣跚的步子常常引人發笑,但人們並不以為它在假裝.因為這些特殊的形式都是由客觀的地理氣候條件造成的,都呈現出自然合理的美(如黃山松之所以今日佝僂變形,是因為土層薄,風大霧濃分不開所造成的).

就是比較一般的山水景觀的相伴相隨,也是合乎自然規律性的表現,它們的組合關係雖然有多樣的形式,但都脫離不了"山隨水轉,山因水活"的辨證關係.有山,必有小溝小溪成流,繼而匯成小河,隨著山勢的轉曲,蜿蜒向山外流出.像桂林山水,武夷風等都比較完整地表現出"溪水因山成曲折,山蹊隨地作低平"的自然規律.而山水風景的雲霧生成.植被分布.動物出沒也有它自己的規律性.對眼前"目不暇接"的美景,無論是恬靜的田園風光,還是奇峰突兀的迥山大川,無論是溶洞中五光十色的奇妙幻景,還是林中突然閃過的小松鼠.小猴子,印在腦中的第一個印象便是"自然".它們沒有絲毫的假相,沒有多餘矯飾,一切都是那麼樸素.真實和諧,所以詩人李白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來評點自然風景美,真是再恰當不過的了!


-------------------------------------------------------------------------------
<道友>

老唐,平時您最喜歡給人出意見了!近來除了生活有點忙碌外,內心感到十分的不平靜,您身為多日來的戰友是否能為我出點意見解點惑,咱家可是個可憐的孤女,遇到問題向來也無其他人可討論,反正個人造業個人擔,這回破例請您告訴我,我該不該回那位老詩人的信?又為什麼?請直說無妨,台灣有句俗話說:"死道友,不死貧道!",倘若是聽了您的意見而後不歡而散,遠在北國的您還是一樣會安然無事,安啦!

-------------------------------------------------------------------------------
<矛盾的人生>

昨晚回來終於見到許久不見的老詩人來信,說不上那種複雜的感受,總覺得事情沒有所想的如此單純,深怕自己因此再度受傷,想了許久決定不再回應,並把信給刪除了!

說也奇怪,他沒出現時老想著他可以立即出現,等他出現時又有一肚子的火衝上腦門,無法放下他的自私與獨善其身,恨也不是,愛也不是,種種矛盾在心頭.

母親說他昨晚從巴黎打電話來,我正好帶兩個小公主去舅舅家喝杯小酒閒聊一番,席中四舅剛從大陸出差回來,總是說著大陸的市場有多大就有多大,有多樂觀就有多樂觀,五舅卻不以為然,他過去因國際標準舞的比賽與兩岸的交流到大陸各主要城市,其中有一年還應主辦單位邀請在天安門前的廣場表演,小舅說大陸給他的印象就是"啥都是假的",金玉其外,敗絮其內!這幾年他的友人在大陸所經營的舞場與教室,在表面光鮮亮麗的掩蓋下,實際上卻賠得一遢糊塗,由於法令的關係竟連想抽身走人也不行,因為留著繼續失血可保命,走了恐怕連命都不保!唯一可以苦中作樂的就是與當地人一同期待'08年的奧運,或'10年上海的世博會,寄望在這之中可以找到機會好讓自己脫離苦海!有著難以言喻的矛盾!

話說如此,有趣的是小舅是家族中最支持我到中國發展的人,四舅卻是最反對我去中國的人!怎會這樣?實在矛盾!

但提及老詩人,他們則一致認為我失去常人的判斷的能力,表現出一副弱智的傾向,簡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無論他們怎諷刺責罵,我卻始終執迷不悟!又一矛盾在心頭!

-------------------------------------------------------------------------------
<堅持的人生>

您何來麻煩之有? 一人飽全家飽.

我是多愁善感,但絕不像林妹妹,既不清瘦也不多病,我有的是運動家精神,愈挫愈勇!

-------------------------------------------------------------------------------

唉,........!

您在地之北,我在海之南,您的白天正是我的夜晚,怎麼我的夜晚總是比您的白天長?

我是"死守",守著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您不說我還不會難過,愈說愈難過,淚水便不禁滑落下來,激動的不停颤抖,深深覺得自己活在這世上好孤寂,不得已只好用工作與閱讀來麻醉自己....

-------------------------------------------------------------------------------

您大概沒聽過什麼叫<流動之詩>,
為什麼要有end?
我就喜歡no end!

<Poetry In Motion>/johnny tillostson
http://www.7yin.com/play_ok/baaaa65ceb760382.htm
 
 


Home | Freedom Forum | APPAC Forum | Rules | About Us | Links | backend
Copyright © 2008 INTERNATIONAL ZHONG GONG HEADQUARTERS,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