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中功總會
American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House

網友文集 -> Melody文集
 
水溶融
 
<水溶融>

櫻花幽谷飄,
霧散浮隱橋.
雨中寄淚語,
故人水一方.

-------------------------------------------------------------------------------

您想看,我就寄給您(正本於tangfuhu@hotmail.com,副本於htf1232000@yahoo.com.cn),
不論走到天涯海角這張照片總是不離身....當我想念他時就會拿出來看一看....

-------------------------------------------------------------------------------


難道您不知"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佛洛伊德曾說過一個女人在一生的最愛往往是那一個與自己父親最相似的那一位,那到底想跟我講什麼道理?

世間"情"字,無理可尋!

-------------------------------------------------------------------------------

沒有保留文章的習慣未必不會偶爾為之,她若是你的就是你的,絕不可能是別人的,你不懂的是女人複雜的心緒....

-------------------------------------------------------------------------------

好吧!我承認我有鋒利的刺但內心卻是不堪一擊的,我受不了你動不動就用可憐的姿態回應,我厭惡你油腔滑調的玩弄曖昧遊戲,因此....在不知不覺中我學會了欺騙自己,而"Your cheating heart"那首歌正是我的心情寫照(你的"猜測"是對的),這樣你開心了吧!我沒有保留文章的習慣,請您將刪去的部份回帖,由其是"猜測"那首詩,我想留著看,細細的看,那些都是我的珍愛!誰叫你拿掉?誰准許你拿掉的?

ps.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不再生氣,我的氣還沒消,也無處可消.....


-------------------------------------------------------------------------------

我多麼想培養一份無形.無染且無所求的"啦唔",沒想到竟是如此的困難,我承認在每一次的交流是有所求的,而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他,我想見他,我想擁抱他,我想吻他,我想親近他,我.....我只當個平凡的女人,有他的呵護與疼愛,不想做只能遠觀的才女!

別無所求,太難!

-------------------------------------------------------------------------------

再多的“矮啦唔哟!”似乎再也無法將一顆冰凍的心溫熱!我需要清靜.......

-------------------------------------------------------------------------------


Dear 唐夫:

我不知道您從哪來又是誰? 我一向喜歡站在光亮處說實話,做實事!

說實話,我一點都不怕您知道的比我給的片面訊息多(雖然來源手法不一定光明),從您傳達的文字中,我相信您絕不是一個黑心冷面之士,謝您耳提面命的提示與點醒,我就是我,只要是為真理而為之事,終不悔!

曾見您寫過<看、唐夫是国际特务!>一文,或許是真,或許虛構,在現實生活中倘若特務真有像您這般高水平的成員,那更是讓我對中國的未來感到無比的信心.因為,至少您是個秀才不是兵!

至於您呢?說白了,我總是把您誤當成那位老詩人,他就像美國作家珍‧威伯斯特(Jean Webster)的小說《長腿叔叔》(Daddy-Long-Legs),默默陪伴著我渡過無數的日月輪迴,多年來我不斷的寫信給老詩人,老詩人鮮少回信,卻意外發現在寫信的過程中見到了原本真實的自己,這是個未曾有過的驚喜發現,自小為了滿足父母師長甚至愛人對我的期望,我的生命似乎只為別人而活,活的很累,活得很辛苦,當領悟到這點時我告訴自己要改變,我立志要做我自己,可惜這樣一個的小小的要求竟換來家人無情的阻擾與捆綁,也導致目前的生活變得如此不堪,從"貴夫人"到"一無所有",但我不後悔!

雖然,於物質上我損失了前半生努力的成果,於精神上我卻獲得完全的自由,我相信這將為我未來的人生帶來更多的盈滿!

上文您為我編的戲碼可說是精彩絕倫,不管是貂蟬也好,楊貴妃也好,我的人生必須由我自己來主導,而不是您!

愛,是我堅持的開始與最終,也只有愛才會讓我一再的從跌倒中爬起來,您可以取笑我,輕視我,污衊我,但絕對無法讓我對人性產生絕望,在這世上唯有愛才能贏得被愛,而這僅僅是人的基本需求而已!

所以,不管您是誰,是特務也好,我-愛-您!



Melody 敬筆

-------------------------------------------------------------------------------



就唐公子您這回"夫人"與"太太"之說,我想是咱倆對英譯的認知有所不同,您以為我當真老愛抓你的語病? 我是故意兜您開心的,幽默您一下!

我同意Madam是對女性的一種尊稱,也不單針對"Couple",於不成文的規定裡顯少對單身女性這般稱呼,請問您在哪見過稱單身又非守寡的婦人如此稱過?至於"太太"恐怕是中國古代對"夫人"的尊稱,且多由下人對女主人的稱呼,哪來的外客對"夫人"稱"太太"的,我看您是古裝劇看太多了!

說到這譯音,我剛到大陸時對大陸慣常的音譯有些不習慣,久了也就知道如何調適,好幾年前一部由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所主演的空戰的電影《TOP GUN》,在大陸上演時被翻成<好大的一支槍>,光看中文片名讓人以為是情色片來的,後來才知是台灣的<悍衛戰士>.事實上,"TOP GUN"指得是美國空軍某一支特種隊的隊名,況且劇情內容多是作者虛構,而像這種音譯上的問題不僅於此,在許多地方都可見到!

就我個人的觀察,大陸確實在外語方面的人才及程度要比台灣要來得多且精,由其您看像北大清華那些怪胎,根本是拿字典出來背記,還倒背如流,可是常出現缺乏靈活度與創意的現象,這是因為教育系統不同的關係,一言堂式的教育,一個指令一個動作,往往會讓天才與白癡只有一線間.

不過,我得先聲明以上陳述並無貶抑不敬之心,請唐公子勿多做聯想,因為我的英文也好不到哪裡去,只不過就我的觀察交流之!不然,在這論壇只要有人起火,我一人恐怕難敵眾夫之責吧!

至於為何難過,我若說的出口就不會難過了! 謝謝您的分憂!



-------------------------------------------------------------------------------

Dear 唐公子:

    您稱鄙人"老太太"就老太太,少一個字就差很多耶!難道您連這種便宜都想占?
    
    夫人,應是給有伴侶的人尊稱,而我又沒伴侶,至於位高權重的鐵娘子是我的偶像,但我不想因女強人而失去女人被疼愛的權益,女人就該像女人,在獨立自主的前題下又不失溫柔婉約.不然,枉費一生為女人!
  
    您要我說明血型這類基礎醫學的東西,還是建議您自己找書看,我又不是中學老師,搞不好我說的很清楚您看的很模糊,您要我怎解釋O型是個沒有抗原的血型(O=零),所以又稱萬能輸血者,在任何血型的人體內都不會產生凝結.此外,血型還有Rh陰性與陽性之分.再說IQ就更複雜了,常人的智商約在90到110,愈往上在人口數的比例遞減,往下也遞減,您說朱鎔基IQ=130,如果是真實的,那可是高於常人很多.據台灣一項統計中,台灣大學學生的平均智商約在128左右.當然,有人偏高有人偏低,重點是一個人的成功與否,與先天的智商並非成正比,有些人之所以做事能成功是在其情緒智商(EQ)以及抗逆境智商(AQ)的指數都不錯的情況下達成的.事實上,不管是EQ或是AQ都不是先天固定下來,乃是經由後天訓練與學習來的.換句話說,吃的苦越多且從能夠苦難中走出來的人在這方面的智商是比較高的.您沒聽說過"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我可是習慣將吃苦當吃補,逆來順受!

    您說87年到過西藏,現在是六月底將近七月的夏天,到那仍舊需要帶上羽絨衣,以免晚上被凍死,其日夜溫差約有攝式40到60多度,您怕熱嗎?這裡比南歐可涼快多,有一年夏天到義大利差點沒中暑在那,比起北京的酷暑是有過之而不及.話說如此,咱們沒緣同遊還是在此祝您旅途愉快!

    最後,您說什麼"面罩"? 我勸您還是把您的罩子給打亮一點兒吧!省得天外飛來一堆鄙視的眼神.

    不過,我真的由心的感謝您不惜出賣"色相"的陪伴,讓原先苦悶的心情開朗許多,要不然天天以淚洗面的日子,我自己都不知道還能承受多久?


  
-------------------------------------------------------------------------------



好吧! 唐公子,我承認您不老!

怎麼我卻一天到晚覺得自己很老,恨不得時間再回到25歲,索性自己不是"外貌協會"會員,少了姿色,至少氣色在,所以活潑莽撞,對中國的印象算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吧!

再者,我不曾自稱夫人,有證的話請您找出來,因為我從不喜歡這詞.寧被人稱老太太,也不願"貴夫人"貼標.

其次,"老小老小"這句話是我在大陸聽到學到的,意思是說人老了就像小孩一樣,愈老愈頑皮且無理取鬧,您想到哪兒去了?

至於,血型之分與IQ指數之說,這您恐怕不及我在大學知道的多,就好比以我對歷史與文學的認知來看您,真的是高山仰止!

我喜歡看您寫詩,您就多寫幾首來賺人熱淚吧!至於我嘛!看在中國遊蕩年後能不能像拉丁美洲英雄切.格拉瓦(Ernesto Che Guevara)寫出那樣的日記,那才叫"酷"!

我記得以前您不也寫過偷渡古巴之類的嗎?如何?古巴很吸引人吧!我個人在有生之年還想再去一趟,三大洋五大洲走過好幾圈的我總是不滿足,這世界有太多太多地方我還想去看看走走,人生的價值真的不在長短,而在精不精彩!您的一生可以說夠精彩了!

總算,我發現我們有個共通點,就是喜歡四處遊歷,下回有機會相約一同去遊走,這幾天這世紀最驚人的交通建設"青藏鐵路"即將開通,為抗高海跋所造成的不適症,車上還全程供氧,據親身體驗的人說有種想哭的感覺,您覺得這個點子如何?

有美女的陪伴,保證您的旅程絕不會枯燥無味,同時隨時可為您的健康提供專業醫療服務,我以我的人格向您保證,本人絕對不是"蒙古大夫"喔!




-------------------------------------------------------------------------------



親愛的唐老爹:

對不起!都算我無知行了吧!

以前看過您的文章,倘若您真的是五十多歲,我想您在二十多歲就可生出像我一樣大的閨女.您訓斥人的口氣,就像父母陳述當年的苦日子,台灣有今日的繁榮,並不是靠那存放在故宮的珍寶黃金,靠的是台灣百姓胼手胝足的努力奮鬥出來的,所以格外惜福!

我煩是因心事沉重,真的無意拿您尋開心,而是每當我遇到困境之時,我學會從人文上尋求平衡與沉澱,並讓內在負面的想法放空,進而再尋求突破,哪怕是處在再艱難的環境,為了理想我也不會放棄初衷.您有所不知,其實我身邊沒有一個人贊成我到中國,況且又不是一個人,同時帶著兩稚女過去,在那裡無親無故的,除了讀書還得賺錢,這壓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

您問,難道在台灣就沒有文史.藝術.音樂.運動這些樂子嗎?我要說,目前在台灣真的沒有太多這方面深入的環境了!由於利益導向,所有需要心力往下扎根的東西已不復見,有的是短打經營與捨棄,而大陸正在開放當中,取得資源容易,人多人材多.至於大型運動賽事更是頻繁,我個人在運動項目的投入已是十多個年頭,想要精進當然是在中國.

只是,我真沒想到這個國家竟是與我如此的親近,不是她給了我什麼優惠,更不是她給了我什麼好處,而是平民百姓給我的感動,穿透了歷史與背景帶來的橫溝!

沒錯,我的IQ不甚高,而我的心是活的,腦子是清醒的,我知道想要改變環境不是靠說的就能完成,而是務實的去做.至於,您說美國耗費巨資在選舉上亦是民主進步的推力,這點不要說我不認同,恐怕連美國人自己也不認同吧!愈是進步的社會,它對社會的底層扶助應更完善才是.

總而言之,對於您不厭其煩的指教,感恩!同時,您陳述的經歷讓我感到內疚,想著想著眼淚便不聽話的掉下來,心裡仍想嘀咕著這"臭*夫! 爛唐*! 憑什麼讓我感到這麼難過...#@$%!".

因此,再次感恩!


Melody 敬





-------------------------------------------------------------------------------



親愛的朋友:

不,我很高興您留下來與我爭吵!

只是我貪婪的總想在每一次交流有點兒感動,有點兒收獲,而且最近比較煩!

不知怎麼回事,我的電腦近來總是出問題,昨日也是修了好久才復原,天氣酷熱,哪都不想去.打開電視成天都是嗆扁.挺扁的政爭,兩大政黨使出渾身解力在所謂的"罷免總統"上攻防,每一場活動不知耗去多少人力.物力.財力,以台灣的物價與工資來計,辦一場上萬人的大型演講活動,不花個千萬是搞不起來的,這錢要是拿來做公益不知有多好?

您說兩岸在搞統戰時,大陸官方總說台灣人拿了什麼金銀財寶,又說台灣人民活在水深火熱中,天天吃香蕉皮.而我們從小也是被教育著對岸的同胞過著苦難的生活,找不到東西吃只好吃樹皮,甚至不得已還人吃人.您想想看,這些話能聽嗎?能信嗎?

政治,本來就是一場高明的騙局!

說真的,在大陸住慣了,回到台灣還真有點不適應,在那至少心靈上沒那麼浮躁,大不了不聽新聞不看報,至於想在文史.藝術.音樂.運動上找樂趣可處處都是寶,人們也多是單純熱情的,就是別拿出"呆胞"的架子出來,生活真的挺好過的!

唯一讓人難受的地方就是看到生活在底層的人們,只恨自己不夠力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只要多一點物資,多一點機會他們就可以擺脫貧困,只要能力許可,假日通常會帶褓姆一起送物資給那些需要幫助的人,這無形中也給我一股向上努力的動力.

沒錯,台灣人愛賺錢,我也不例外,但錢夠用就好,多的拿來回饋社會不是更好嗎?錢,只不過是拿來證明自己能力多寡的度量衡,多了傷身,少了傷心,正所謂五行中的"金傷木",老太太我還想多活幾年,活著見識人性中更多的真與善!

說著,說著,我竟又開始思念起"老詩人"了!

以前曾寫下一首不成熟的歪詩,本來想送老詩人的,現在只能拿出來笑一笑:


< 請不要因為寂寞愛上我 >


寂寞 從來就與我無緣

這一生 我從許多男人那獲得過至愛
這一生 我從許多女人那奪去過最愛

我承認 我是個無惡不赦的壞女人
我承認 我是個無法專一的邊緣人

昨天 我喜歡上動感十足的
今天 我喜歡上書香味濃的
明日 我喜歡上聰明絕頂的

這 一切改變都不是我願意的

我就是如此容易陷入愛的迷網

愛 愛上那愛的衝動
愛 愛上那愛的沮喪
愛 愛上那愛的真實
愛 愛上那愛的本身

愛是個動詞 我選擇了主動來表示
如同向世人噴灑香水

香味如我 芳氣逼人 驅走寂寞

所以 請不要因為寂寞愛上我

寂寞 從來就與我無緣


-------------------------------------------------------------------------------



這是我所閱唐夫之詩,難得"不矇矓"之作.

此詩看來,您的內在仍然時時處於激活的狀態,真好!

這也讓我聯想起一位美國作家之言:
歷史就像一個女人,當她欣然順從的時候,你要堅決的佔有她!
如果不是這樣,她將嘲笑她所愛的人,並永遠不再給你機會!
(可惜,我怎想不起哪位作家的名字...)

人們又從歷史學到什麼?
除了歷史自己本身!



Home | Freedom Forum | APPAC Forum | Rules | About Us | Links | backend
Copyright © 2008 INTERNATIONAL ZHONG GONG HEADQUARTERS,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