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中功總會
American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House

網友文集 -> JINGWA文集
 
纪念1890年
 
纪念1890年 井蛙

  ――纪念凡高

 

7月29日,人们停止了拥抱

 

一阵风来了,麦田里

你抛下一个酷似妓女的永恒情人

 

她是你的耳朵

你的黄色加蓝色房子

 

麦子熟了

爱情剪刀般成熟了

 

乌鸦歌唱得要死要活

一个平静的午后我听见她惊叫

 

她是你的静物

一只睡着了的苹果醒来

 

或者一个装沙拉用的大碗

闻到了气味

 

血混染了颜色

你吃她的灵魂

 

五颜加上六色

用她偏执的眼光贴近阿尔疯人院

那里有尚未漂亮起来的爱丽思

紫的

不是高更穿过的衣服

 

你抱起自己瘦弱的身体

 

抒情极了

 

人们沿着蓝调笨拙地沉默

而你

笑得多伤心

 

一个个无情的情人转身消失

 

唯有乌云

落在奥弗,法国最浪漫的小镇

不比巴黎贵夫人的洗脚水

仅仅靠近春天

 

然后,才轮到别人的衣领往上翻越

你却试图拽住女人的手袖

 

她试图婉尔

 

你花掉十年的青春仰望生活

 

你去过的地方

就能找到看客,是木鞋留下了荷兰

 

那些阿姆斯特丹的星光

被厚涂上7月14日革命的烟花

 

她们寂寞,一句话也懒得说

 

她们庆祝自己的无聊

 

你啊,你背着一座孤独的青楼

与爱情授受不亲

 

如果有执子之手,或许就有雪白炊烟缭绕

回到多年之前

 

桌子上的土豆

农民爬满皱纹的手指

就不是你脸上代替情人黯淡的感人素描

 

我快要赶到

晚宴上的谈话

 

可是,赶不及了

 

我起码迟到了一百年

和你成为邻居

 

不过,我早来了一个时辰

一颗听见了枪响的麦粒

告诉我

我是你的忌日

 

我在怀念自己的死亡。

 

2006-7-23

SAND BEACH

 

 

 

Home | Freedom Forum | APPAC Forum | Rules | About Us | Links | backend
Copyright © 2008 INTERNATIONAL ZHONG GONG HEADQUARTERS,INC. All Rights Reserved.